当前位置:主页 > 时尚快讯

恩施新闻网 恩施州综合门户网站

到屯堡,过大桥,沿清江东北行,经紫竹园、干溪沟,穿落照坝,连绵的大山挡在面前。有一缺口,两边是高耸的岩,一条清亮的小河从中挤出,欢腾跳跃,一河水花一沟雷,这就是细沙河。

细沙河又名龙桥河,发源于板桥镇的清水塘,深入暗河,在龙凤镇的碾盘二岩狮子洞出口。二岩是一壁万挂的明岩,狮子洞在半壁上,暗河出洞形成两跌三挂相连的瀑布,人称三滴水。瀑布跌落岩下,才成为有眉有眼的细沙河。沿途得碾盘、黄斯溪沟之水,汇地下股股暗流,入二十多里长一段峡谷,从落照坝出山,在屯堡卢家嘴汇入清江。

落照坝缺口左岸是龙桥河电站,由高渠引细沙河水发电,电站前是横跨细沙河的大桥。过桥又过河傍左进去,走的是一条干渠(因渠道升高几十米,原渠干涸)的渠沿,宽仅尺许,长约500米。渠沿有几段可见天日,有几段从岩罩下通过,上面吊满石钟乳,常年滴水。走完渠道便是干箱,谁到这里都会为大自然的造化之功叫绝。干箱像一口长方体箱子,长约50米,宽约6米,高2米。有顶有底,左边石壁,壁下连底天生石凳,高50公分,宽约1米,与干箱同长。右边空缺临河,要把头伸出去才可见天,如在临河一面装上栏杆、门窗,凭栏而钓,临窗而饮,水光山影,时破时合,游鱼相逐,怪石现彩。干箱对面是一壁数十丈高的明岩,岩色灰白相间,条形

下垂,白色的像瀑布,只是无水无声。靠岩顶有一石洞,雨天和雨后的一段日子,洞中出水。真瀑天成,这时,真假瀑布就难以分辨了。半岩石壁微突,真瀑跌落在上,散成水珠、水粉、水雾,半里方圆,细雨氵蒙氵蒙。干箱头是天生桥,不知哪年哪月,从岩上飞下一巨形卵石,截断细沙河,水力把巨石下淘空,石桥天成。巨石卵形,光滑无比,长3丈、阔2丈,二面有人工雕凿石级上下,可惜因修电站,天生桥已炸。

过干箱仍左傍陡斜行上百米,就见一条大渠如巨龙出山,渠宽1米,沿宽半米,涌动一渠明水、亮水、银水。走上渠沿,半晌的险累才得平息,渠道沿山数折,长约两千米,才至其引水洞口,洞口有一上十米长的钢筋水泥拱桥,凌空飞架,险绝异常。过桥傍河右行,折过山去就是栏河坝,山势稍敞,碾盘群山历历在目。

从进落照坝缺口就进入峡谷,如入仙境,虽无沐抚大峡谷那样恢宏雄奇的气势,但它小巧秀媚,目可及,手可摸,足可践。峡宽不过二三十米,深不过百多米。细沙河水在谷底被二面石壁逼得有的地方只有一两米宽,蓝黑幽幽,深不可测,令人胆寒。上是一线天,晴天只能在中午见到太阳,早晚路过,或朝晖,或夕照,总有一边山巅岩顶被染得金灿灿的,反射在对面岩上,折射到谷底,连细沙河水也金波泛泛。路边上下都是溶洞,有的形成洞穴,有的只是石缝,有的缝隙横着连绵数里,有的缝隙从岩顶至河里一线到底,好像整个山全是空的。很多洞口,石缝被藤萝封住,滴水成冰的日子路过,感到腰部以下有暖暖的热气,热天路过,是刺骨的凉风,你得紧走。二面岩上遍布石钟乳,有的尖向上叠在洞口,有的尖向下傍岩下悬,重重叠叠,长长短短,粗粗细细,怪状奇形,像塔、像笋、像人、像兽,喜欢怎么比都可以。更为奇怪的是,越是这一带久旱不雨,细沙河反而涌动一河浑水,可能是远处下了大雨从暗河而来的。过去,细沙河有四时不谢之花,八节常青之草,野羊麂子随处可见,野果野药伸手可得。走趟细沙河,可历险,可炼胆,可悦目,可洗心。

因为从屯堡去碾盘教书,30年前,我曾连续几年走过细沙河。今年春节,年近古稀的我又一次走进细沙河。久违了,细沙河!



    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